留言:加书求书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历史架空 >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> 第38章 小满(2)你且在上方睁开眼看着好……

第38章 小满(2)你且在上方睁开眼看着好……(1/2)

第38章 小满(2)你且在上方睁开眼看着,好……

在林府住的三年里, 我鲜少出门,但有次我和良吉出去,意外撞见了良吉的父母。良吉父母不知道我是良吉的主子, 高兴地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。

我凭着记忆再次找到良吉家, 却发现这人去楼空, 像是许久没人住了。

“你找谁?”

许是我在良吉家门口停留太久,隔壁有人出来问我。我张了张嘴,迟疑着问:“之前住在这的这户人家去哪了?”

那人我,“搬走了, 早搬家走了, 他们家的二儿子去世了,办完葬礼就走了, 你是他们什么人?”

葬礼?

良吉真的死了?

我时之间说不出话, 只能胡『乱』地对答我的人摆摆手,转身匆匆离去。我是独自一个人出来的, 没带任何随从, 此下无地可去, 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。

直至我差点被疾行的马车撞上, 旁忽地有只手伸出, 我拉过。

“没事吧?有受伤吗?”

明明听到声音, 我却没办法答。

那人定定地看我会, 拉着我往另外个方向走。我被带到一个雅致的茶楼, 摁坐在椅子上,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林重檀。

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, 此时正坐在我旁边点茶。林重檀精通六艺,自然是点茶的手艺也不会差,举一动, 极具风雅。他似乎总是这样,永远光彩照人,他为玉珠,旁人被他衬托就成了死鱼的眼珠子。

我不想与他再待下去,站起来准备离开,林重檀的声音响起。

“喝口茶再走吧。”

只怕我待会想把滚茶泼他脸上。

但我走了几步,又停下他,“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?”

林重檀点茶的手顿,半晌方答:“我非靖节先生。”

我听到这个名字,愣了下。靖节先生的《感士不遇赋》是林重檀我背的,那是一个雪夜,他搂我在腿上。因为我怕冷,所以手都是抱着汤婆子缩在林重檀衣服,不肯伸出来。

他垂着眼同我讲《感士不遇赋》,我至今还记得他念“或击壤以自欢,或大济于苍生”的声音。

靖节先生选的是击壤自欢。

我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离去。良吉的死透着诡异,就算他真的殉主,良吉家也没必要举家搬迁。良吉家人在姑苏住了辈子,家境不富裕,骤然换个地方生存,哪有那么容易。

因为良吉的事,我暂时没有心情与人虚与委蛇。双生子又来找我,我不想见,让宋楠他们两个挡在外面。

院墙隔音不好,我听到他们在说。

“九皇子哥哥怎么不理我们?是我们哪里做错了吗?”

“应该只是九皇子哥哥今日很忙,我们不要打扰九皇子哥哥,明日再过来。”

好体贴的两个小孩。

只是声音故意提高,想必是特意说给我听的。

转眼也在林府住了快十日,我不得不踏上返程之路。我花了笔钱,暗中找了专门寻人踪迹的游侠帮我打听良吉家的下落。

离开林府时,父亲、兄长和双生子都来送我,双生子见我上马车,更是嚎啕大哭。

我停下脚步,想了想,腰间的玉佩扯下,送给双生子的哥哥月镜,“月镜要好好读书,我在京城等你。”

月镜收到我的玉佩,

第38章 小满(2)你且在上方睁开眼看着,好……

本还哭的声音瞬间止住,他眼玉佩,又眼旁边的弟弟云生,见我还望着他,忙挤出一抹笑抱住我腰身,“九皇子哥哥,我定会好好读书,不辜负你对我的期望。”

我闻言笑意更柔,“那就好。”又转头对旁边的云生说,“云……云……弟弟也是,要跟月镜起好好学习。”

说完,我转身上马车。

返程因为坐的船,时间大大减少,林重檀返程没有与我同行多久,在乘船的第三日他就下船了。

这次出行,他似乎还有别的任务,我暂时无心神理会他,只想尽快回到京城,弄清些事情。

-

“九皇子,你来了?”

聂文乐到我,就站了起来,还笨拙地用自己的衣袖旁边的椅子擦了又擦,“座位擦过的,你坐。”

其实如果可以有别的选择,我不会想理聂文乐,但聂文乐这个人的确对我有用。他曾与越飞光起,不知道在太学里欺负了多少学子,那些学子无例外地没有往外伸张,足以证明聂文乐定程度上有手段,而且有些事情我不能直接出面。

“我让你帮我查的事情,你查清楚了吗?”我问他。

聂文乐见我没坐,面上『露』出遗憾,但还是同我说:“查清楚了,你要找的那个叫良吉的书童死在——”他顿了下,“二月二十七日。”

我听到这个日子,不禁神魂恍惚。二月二十七日是太子在荣府设私宴的日子,也是我被段心亭推入碧瑶湖之日。良吉竟然也死在二月二十七日。

“我找到了给良吉验尸的仵作,那个仵作现在已经不在京城,我废了好些功夫才找到。好在他记得良吉,他说良吉是先被人掐死,伪装成上吊『自杀』的模样。”聂文乐声音越来越低,“良吉指甲里有血,若是『自杀』,但他脖子上又没出血的伤口,多半是挣扎时,抓到了掐死他的人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