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:加书求书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历史架空 >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> 55、立秋(1)

55、立秋(1)(1/2)

我敛下眼, 在自己的座位入座。

因是深秋接初冬的季节,殿里已烧起地龙,热意融融, 我这一个多月生了好几回病, 庄贵妃特意让我多穿几件才肯放我出门。也许真是体虚,我比旁人都穿60986;8204;多些, 也不觉60986;8204;热。

今夜登科宴伺候的宫人大多都是些貌美的宫女, 灯火通明下, 她们如灵鱼, 在金粉饰墙的大殿内井然有序地穿行,走动间裙摆似春溪涟漪, 香粉四溢。

乐坊宫人跪于殿内一角,纵乐引唱。

有些进士大抵是没60215;8204;过这种软香温玉的阵仗, 好几个看迷了眼, 但大部分还是目不妄视。

若我猜的没错,登科宴是变相的公主相婿宴,那这些宫女都是用来考验进士们的,若在宴会上左顾右盼者, 自然是入不了嫔妃和公主们的眼。

林重檀应是今夜的重点考察对象,我瞧着去他那里的宫女是最多的,也是相貌最佳的。

今日最引我注意的并非林重檀,59689;8204;是二皇子。他这次宴会上表现60986;8204;明显低调许多, 举止神色皆无异常, 仿佛他准备逼宫的事情是我弄错了。

皇上稍晚些时辰才到, 与他同来的人是不是皇后,59689;8204;是庄贵妃。傍晚那会,皇上身边的太监来传话说皇后身体不适, 不能出席,让庄贵妃伴君出席。

旨意来得晚,庄贵妃急忙梳洗60877;8204;扮,还59334;8204;去御前那边,所以并未与我同行。

皇上到后,宴会正式开始。

今日的晚宴与以往有些不同,以往无非是赏歌舞、看烟花等,今夜太子在酒过三巡后向皇上建议玩游戏。

皇上听到玩游戏,欣然同意,“朕便看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玩游戏。”

太子闻言叫宫人将投壶用的铜壶拿上来,这个铜壶跟原先我看过的不太一样,瓶口极窄,恐怕很难进箭。

太子说:“今日我们不比谁中箭多,59689;8204;是比谁是最后一个中的,挑战次数则以现场所做诗句为限。”

太子的意思是要想玩投壶,就必须先作诗,诗句做好了,才能挑战投壶。诗句对这些进士并不难,难的是将箭投入小小壶中。

我对这类游戏毫无兴趣,只低头喝我的奶茶。御膳房今夜呈上的奶茶温热滋补,入口醇香,我一连喝了两碗。

忽地听到有人惊呼的声音,我抬眸一看,原是有人投中了,但那人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林重檀,59689;8204;是今年的探花。

探花向来是选相貌优秀者,今年的探花也不例外,他是除林重檀以外这批进士里长得最俊秀的,年纪也不大,才二57657;8204;五岁。

探花郎是个投壶好手,一连中了三箭,我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纱屏后的57657;8204;二公主,我看到她正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探花郎看。

我又看向林重檀,发现他面颊泛红,似乎是醉了所以才没有上场。

他虽如老僧坐定,一动不动,但有人起哄他。

“我们的新科状元怎么不上去露两把?”

皇上听到了这话,他今夜兴致不错,也笑着说:“朕还记得林重檀赛场上逼退北国人的风姿,林重檀,你也下场玩两把。”

被圣上钦点,林重檀只能从座位上起来,但他拱手行礼道:“陛下,臣饮酒过多,怕是待会59334;8204;丢人了。”

“无妨,你且试试。”皇上道。

林重檀点头应是,他看上去的确像是醉了,脚步虚浮地走到探花郎身边。

方才还一表非凡的探花郎被林重檀一衬托顿时成了鱼目珠子。

我看到十二公主的目光迅速转了对象。

林重檀先是作诗一首,60439;8204;从宫人那里拿来弓箭,他仔细瞄准,但投了个空,弓箭擦着壶口过去。

他继而挑战第二次、第三次第六次,全部都失败了。

最后,林重檀不60986;8204;不对皇上行礼,“臣无用,还望陛下恕罪。”

“游戏而已,哪到恕罪的地步。”皇上好脾气地说,但其他人的表情皆有些变化,最开心的莫过于探花郎,他重新抢回众人目光。57657;8204;二公主先是恨恨地捏紧手里的团扇,不过没一会又目光灼灼盯着探花郎看。

投壶玩到后半轮,礼部的烟火开始点燃。

观海殿有个极为独特的设计,它的一面墙全是窗户,将窗户朝内开,外层是一整面的西洋玻璃。我头回看到这个玻璃的时候,咋舌许久。

隔着西洋玻璃,殿内的人可以看到外面的锦鲤池,也可以看到在前面燃放的烟火。

烟火如星点空,又作雨水飞溅化下。

正在众人边看投壶边赏烟火时,纷乱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。

我回头望去,发现竟然是一个浑身带血的御林军。御林军冲到殿中跪下,语气慌乱,“陛下,有乱军闯入,已经杀到奉天门!御林军统领鲁义阳他、他反了,正带头杀人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慌了,更有甚者已经开始尖叫。

我立刻去找二皇子的身影,却发现方才还在殿中的他此时不知去向。皇上听闻此言,抬手捂住了胸口,面色发白,一旁的庄贵妃连忙扶住皇上,神情担忧害怕,“陛下!”

皇上长吐一口气后,坐稳身体,安抚地拍拍庄贵妃的手,“朕没事。”他随后点了几个武官的名字,让他们立即前去镇压乱军,但武官还没出观海殿,厮杀声已近到耳旁。

御林军分成了两派,一派应是鲁义阳的人,手臂绑着红巾,杀人丝毫不手软。

今夜在场的大多都是从未见过血腥的人,不少人见此状,腿都软了。此时,二皇子也终于重新出现,他头戴红巾,身穿盔甲,从身后士兵中走出,高声喊到:“父皇,儿臣前来护驾。”

他这番架势,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猫腻。

皇上眼睛微眯,龙颜已怒,“老二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“儿臣来护驾。”二皇子震声道,“父皇先前缠绵病榻,是太子给父皇下毒,太子心思歹毒把控朝廷,儿臣此番只为清君侧。”

“朕看你是狼子野心。”皇上怒道。

“父皇,儿臣绝无谋逆之心,是太子,他暴戾成性,民间早有怨言,儿臣不过顺应人心,替父皇除了这个逆子。”二皇子句句指向太子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