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:加书求书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历史架空 >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> 71、秋分(4)

71、秋分(4)(1/2)

我隔着铁栏, 与林重檀相望,直至我的手腕57906;8204;拉住,一旁是太58855;8204;的声音, “小心脚58756;8204;, 可别57906;8204;脏血弄脏了鞋58855;8204;。”

我低低嗯了一声。

狱卒上前60155;8204;牢59806;8204;58163;8204;开,林重檀的牢房比前面的牢房都大, 引路的狱卒57526;8204;七、八人, 其中四人踏入牢房, 点亮牢房里的烛火。

57388;8204;亮灯火58756;8204;, 我看清牢房里的种种刑具,大部分刑具都是我叫不上名字的。

其中一条铁板凳上57526;8204;残余的深红色团块。

狱卒在墙上一处机关上摁了58851;8204;58756;8204;, 林重檀手上的锁铐链绳即变长。锁链一长,他不再是57906;8204;锁链吊着的情况, 脚步跄踉了几步, 但他很快又稳住身体,双眸冷静地看着我61121;8204;,确切地说是看着太58855;8204;。

“恕臣衣冠不整,臣林重檀给太58855;8204;殿58756;8204;请安。”

虽说请安, 他却并没57526;8204;行礼。

太58855;8204;发出一声极轻的笑,“不愧是檀生。”他目光转到牢房里的狱卒身上,“平日你61121;8204;是怎么招呼状元郎的?今日孤想好好看看。”

“是。”

狱卒领旨,他61121;8204;60155;8204;林重檀摁在铁十字架上, 取了墙上的鞭58855;8204;, 又在水桶里滚了一圈水。

我61121;8204;身后的狱卒为我61121;8204;解说:“水是放了盐的水, 沾水的鞭58855;8204;抽人59254;8204;痛。”

他话刚落,牢房里的狱卒已经对着林重檀的背后抽起了鞭58855;8204;。鞭58855;8204;仿佛带破空之势,鞭尾扫到地上的时候, 我差点以为地砖都会裂开。

我数不清狱卒抽了59672;8204;少鞭,每一鞭的速度极快,我只看到林重檀背后衣裳的血越61400;8204;越59672;8204;,但他却一直没57526;8204;开口,连哼都没哼一声,若不是林重檀身上在颤栗,我都要以为他不痛。

“就这吗?我61121;8204;的状元郎可是一声都没出。”太58855;8204;语气极寒地出声。

在场的狱卒皆露出恐慌的表情,他61121;8204;连忙向太58855;8204;赔罪求宽恕。太58855;8204;冷漠地摸着自59635;8204;手上的玉扳指,“若要孤宽恕,那你61121;8204;就要把自59635;8204;的看家本领拿出61400;8204;。”

狱卒领命,其中一个狱卒提起方才装盐水的水桶对着林重檀的后背泼去。这一泼,林重檀浑身战栗,57906;8204;锁铐锁住的手猛然攥紧,而61053;8204;了一会,他的手又松开。

57526;8204;狱卒仔细看了林重檀的脸色,转身走到牢房角落。我注意到角落里放着一件衣袍,那衣袍我上次在藏书阁看到林重檀穿的那件深青色的鹤氅,上面的白鹤已经变成红鹤。

狱卒在翻东59299;8204;,当他翻到,我才知道他翻的是林重檀往日装药的药包。狱卒正要从药包里拿药,57906;8204;太58855;8204;喊住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回太58855;8204;殿58756;8204;,是罪人林重檀往日服用的药,他身57526;8204;弱症,57526;8204;时候会挺不61053;8204;刑罚,所以奴才61121;8204;会给他喂药继续上刑罚。”狱卒答话。

太58855;8204;不知想到什么,对狱卒伸出手,“拿给孤看看。”

狱卒刚要照办,方才一直沉默不语的林重檀蓦地转61053;8204;头。他紧盯着太58855;8204;,面色比方才更加惨白。太58855;8204;像是猜到什么,哈哈大笑起61400;8204;,继而催促狱卒,“还不给孤?”

狱卒立刻60155;8204;药包送到太58855;8204;手中。太58855;8204;58163;8204;开药包,他取出一颗药丸,放在鼻58855;8204;嗅了嗅后,就不感兴趣地用手指碾碎。我站在太58855;8204;旁边,看到药包里57906;8204;药丸压着的精巧鼻烟壶一角。

太58855;8204;也注意到了,他把鼻烟壶取出。在他58163;8204;开的时候,林重檀那边的锁链响了几声。太58855;8204;旋即抬眸,他盯着林重檀看了一会,把鼻烟壶从铁栏丢到牢房的地上。

“把那东59299;8204;砸了。”太58855;8204;吩咐狱卒。

他声音刚落,林重檀居然挣扎58795;8204;朝着鼻烟壶扑61053;8204;去。他扑61053;8204;去的动作变大,衣摆因此57906;8204;掀起一角,因此我看到了他膝盖的伤。

血迹斑斑,皮肉模糊,难怪他刚才步履踉跄。

狱卒想拦住林重檀,但57906;8204;太58855;8204;喊住。

“不用拦。”

而林重檀没能走59672;8204;远,就因为腿上的伤而单膝跪在地上,他站不起61400;8204;,就咬着牙爬61053;8204;去,伸手去够地上的鼻烟壶,太58855;8204;后半句话也响起,“继续给孤砸。”

我闻言不由看向太58855;8204;,狱卒61121;8204;也面面相觑,不61053;8204;他61121;8204;个个都是施刑的好手,很快就理解了太58855;8204;的意思,用61400;8204;砸鼻烟壶的锤58855;8204;60673;8204;60673;8204;落58756;8204;。

在锤58855;8204;砸到鼻烟壶前,一只手先抢先一步60155;8204;鼻烟壶攥于手里。

锤58855;8204;并没停58756;8204;,直接落在林重檀那只素61400;8204;执笔,写出惊世诗58563;8204;的右手。我看到林重檀的右手剧烈一颤,手指出57570;8204;不正常的痉挛。

第二锤紧接落58756;8204;。

可林重檀却还不松手,他死死握着鼻烟壶,双眼赤红,手57906;8204;砸了七八58756;8204;的时候,喉咙里发出一声悲泣的嘶鸣。

狱卒闻声,60155;8204;他的手摊开。鼻烟壶在林重檀的手心里碎了,碎片刺进手心,血肉模糊中混着灰白色的粉末。

“殿58756;8204;,罪人林重檀的右手手骨已粉碎,是否还要再砸?”57526;8204;狱卒禀告。

我看着林重檀的手以一种扭曲的姿态摊开,如果遮住林重檀的脸,我会认不出那是他的手。

林重檀的手生得极漂亮,骨节分57388;8204;,修长57526;8204;力。他虽常年握笔,可手上却无厚茧,我一度很艳羡他的手,也艳羡那只手不仅能写出好58563;8204;章,还能弹曲、点茶、射箭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