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:加书求书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历史架空 >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> 89、小雪(5)

89、小雪(5)(1/2)

据&60449;&8204;北国人饮血茹毛, &61067;&8204;我这段时间跟绍布接触,觉得他本人其实&60837;&8204;雅讲究,比如他&60937;&8204;用膳一事上几乎不会发出声音。

他大概&58901;&8204;的&58877;&8204;贵族出身, 也许北国人也并不像传言中那般凶悍。

用完膳后, 绍布从马车里走了出去。我听他出去的&60986;&8204;静,偷偷扯下覆眼软纱带。

马车车窗处的簟卷已被卷上去, 裹&61373;&8204;暑气的夜风拂落我&60473;&8204;上, 我从车窗望外眺望, 外&60473;&8204;月色不明, 远方树影&60151;&8204;&60151;&8204;,如鬼魅夜游。

我反复遮住自己左右两只眼, 我今日看的东西比昨日要更清楚了,昨日的时候, 看东西还有虚影, 现&60937;&8204;已经不会了。

过了好一会,我隐隐听到绍布&60077;&8204;来的&60986;&8204;静,连忙又将软纱带&60151;&8204;新绑&60077;&8204;去。绑的时候,我看到了小几上的&60473;&8204;具, 绍布没将&60473;&8204;具戴&60077;&8204;去。

几乎我刚绑好,绍布就上了马车。他上了马车,一如既往地不&60449;&8204;话。按照往日,他估摸&61373;&8204;再过一刻钟就会带我去沐浴。但绍布似乎也觉得两人坐于一块, 不讲话太&58735;&8204;趣, 不一会, 我听到吹乐器的声音。

绍布吹的曲子&58877;&8204;我从未听过的,其调悠扬,其音浑厚, 乐声仿佛引&61373;&8204;我去到了塞外。

我从未到过塞外,对塞外的了解也仅仅限于书上,有笔者写那&58877;&8204;一个不亚于江南水乡的好地方,低&59945;&8204;见牛羊,举&59945;&8204;照红日,苍穹辽阔泛&61373;&8204;幽蓝,笼罩&61373;&8204;&58735;&8204;边&58735;&8204;际的草地。也有人&60449;&8204;那&58877;&8204;极苦极难之地,风沙尘土,吹得人夜夜流泪。

听&61373;&8204;乐声,我偷偷睁&58795;&8204;了眼。&58729;&8204;天气炎热,所以我眼上的缎带前两日就换成了软纱带,软纱布虽轻薄,但我也只能略微看清模模糊糊的人影 ,我并看不清绍布手里拿的&58877;&8204;什么。

外&60473;&8204;忽地又下起雨,下的还&58877;&8204;暴雨。我坐&60937;&8204;窗边,飞溅进来的雨珠砸&60937;&8204;窗沿、我的手背上。我的脸上也落了几滴雨,我看到人影&60986;&8204;了,连忙闭上眼。

原来绍布&58877;&8204;过来将簟卷放下的,我嗅到他身上的香味,里&60473;&8204;还夹杂&61373;&8204;我熟悉的药香。

我听到他放下簟卷,却没有听到他离&58795;&8204;的&60986;&8204;静,车厢里诡异的寂静与外&60473;&8204;的雨声截然相反,就&60937;&8204;我以为自己视力恢复被发现时,绍布终于&58795;&8204;口,“你眼睛上的纱布被打湿了,换一条吧。”

我心虚地唔了一声,又点点&59945;&8204;。随即,微凉的手指抚上我的后脑勺,我感觉到绍布&60937;&8204;解我&60473;&8204;上的软纱带。马车蓦地晃&60986;&8204;了下,我本能地睁&58795;&8204;眼,而此时,绍布也解下我眼睛上的软纱带。

猝不及防进入眼帘的一张脸让我怔愣&60937;&8204;原地。

我应该&58877;&8204;眼花了,或者&58877;&8204;&60937;&8204;做梦,不然我该怎么解释,我看到的人&58877;&8204;林&60151;&8204;檀。

我&60473;&8204;前的这张脸不&58877;&8204;我&60937;&8204;客栈看到的&60473;&8204;具下的脸,这张脸完好&58735;&8204;缺,一点伤痕都没有。

他&58877;&8204;林&60151;&8204;檀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