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:加书求书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历史架空 >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> 101、冬至(2)

“好好好,我说实话,你生气要打要杀我,我都认,你别把自己身体气坏了。”他闭了下眼,“你十八岁生辰那日,我早早地买了礼物想送你,可你不在你学宿,我想着你应该太学落锁前会回来,但我一直等到第二天天蒙蒙亮,看到林重檀的书童伴着你回来……

后来,我结交了小侯爷的亲友,他带我跟小侯爷他们一同去吃酒。他们言笑中谈到你,说你会作诗了,想……同你玩,可总归要顾着林重檀的面子,于是他们想等林重檀科举离开太学后,再、再跟你玩,毕竟你只是林重檀的远房弟弟,若你自己愿意,林重檀也管不了那么多。

小侯爷本喝醉了,这时却突然坐起说,林重檀早烦了你,说你缠着他要这要那,你好些诗词都是他帮忙写的,还说太子殿下有心想整整你,林重檀他也同意了。我那时候真的只是一时生气,想着宴会结束,你看清林重檀的真面目,就不会跟他在一起了。”

说到此处,聂文乐整张脸都涨起浮红,而我觉得无比的恶心。

想同我玩?是什么玩法让他们非要等到林重檀离开太学才能玩?

还有林重檀,他……他……

我牙关咬紧又松开,那一夜的事是我的噩梦,我现在所做,揭开的也许不仅仅是真相,也是伤口。每一次回想,就像是把没有痊愈的伤口再生生地撕扯开。

如果聂文乐句句属实,那么这些人早就知道那些诗词不是我写的,他们看我应该同看跳梁小丑一般了吧。

“你只知道这些了吗?你跟太子有联系吗?”我一字一句地问聂文乐。

聂文乐怕我不信,言辞极其恳切,“太子怎么会跟我有联系,我真的只知道这些,我知道他们会在宴会上揭穿你,但后来你落水的事,我是一点都不清楚。我绝对不知道林重檀他还想杀你,如果我知道的话,我那天绝对会护住你的!我刚刚说的话,若有一句是假的,就让我遭雷劈,五雷轰顶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我沉默良久后,站起身准备离开。可聂文乐猛然捉住我袖中的手,“你不开心打我也行,你别那么难过……”

他的话未完,房门就传来喧闹声。

“越世子,越世子,我们公子房里真的没有人,我们公子也不在,他……他在后花园,不在房里。”

“呵,你们这些人滚开!待会我连你们一块打!”

争执间,我还听到宋楠的声音。

“越世子,还请不要擅闯的好。”

聂文乐听到外面的动静,忙从地上爬起来,他着急地到处看,又将侧方的窗户大开,“九皇子,你从这离开……我知道这委屈了,但你也知道越飞光那人,他原来就爱欺负你,现在习武后,一身蛮力气。”

我置若罔闻,抬腿走向门口。我已经没有心情去管什么聂文乐,什么越飞光了,我只想知道真相。

到底是谁指使段心亭杀了我。

我复生后,先是段心亭装疯,再是我以山匪的由头将段心亭藏起来。自此,怕是大部分人都以为他死了,只有几个人知道段心亭没死。我每次来关押段心亭的地方,带的人都很少,随从都是宋楠信得过的。

那次我带段心亭去天牢见林重檀,也将段心亭乔装打扮了一番,牢里的狱卒应该不知道那是段心亭。

段心亭被我关押了好几年,太子若真作为幕后指使者,不杀段心亭,也许是以为他死了。那如果段心亭重新出现在京城,太子就一定会杀了他灭口。

我又想起一件旁的事,我撞见段心亭和林重檀在荷花池相拥时,我让人把段心亭丢进池子里,当时是太子拦住了我。

段父不算什么大官,段心亭在太学也并非拔尖,尤其段心亭落了水后,狼狈不堪,可太子居然也能在夜色下认出他。

-

我推门而出,外面的喧闹声骤停。越飞光一看到我,隔住宋楠隔壁的手立刻收了回来。他死死盯着我看,脚步也往我这边踱了一步,但接下来就被宋楠拦住。

“越世子见到九皇子还不行礼吗?”

聂文乐此时也从我身后追了出来,他看到越飞光,就理了理自己的衣袍,对我行礼道:“臣恭送九皇子。”

我身心俱疲,只往前走,半晌,听到身后越飞光的声音。

“臣给九皇子请安。”我听后面的动静,他似乎给我行了个跪礼,但我也没有回头,上了马车后,让宋楠去市集上买面镜子回来。

果然镜中的脸苍白不已,难怪聂文乐一个劲要给我请大夫。

“宋楠,你上来说话。”我叫宋楠上马车,等他进入马车,我就让他把段心亭疗养几日后,将人放到官道上。

宋楠听到我的吩咐,面上露出不解,“放了的话,他万一将先前的事说出去。”

“他不敢,就算他说了,他知道自己说了就是死路一条,段家不敢闹出去,况且也没有凭证。接下来的日子,需要辛苦你了,我要你本人去保护段心亭,如果有人要杀段心亭,你一定要捉住那人。”

吩咐完宋楠,我叫了个人去宫里传信,说太晚了,宫门都落锁了,就不回宫里宿了,明日一早再回去。

庄贵妃前两日就醒了,但精神仍然不好,醒一阵睡一阵的,她醒来见到我就落泪,心里还念着皇上的病情。我这样子回去,只会让她担忧。我也暂时不想回宫看到太子的脸。

找了京城一处客栈留宿,为图清净,我将客栈的一层都包了下来。

“主子,要不还是请大夫吧?”宋楠担忧地说。

我摇摇头,“不用,你出去吧,我睡一觉就好。”

宋楠轻叹了口气,“那属下就守在外面,哪也不去,主子若有吩咐,喊一声便是。”

我囫囵洗了个澡,就躺下睡觉,只是我根本睡不着,闭上眼就是林重檀和太子两个人的脸,他们二人反复在我面前出现,耳边似乎还有段心亭的声音。

我在床的角落蜷起身体,不断地低声念佛经。可念了大半宿,我也没能睡着,我只能爬起来,“宋楠,有安神香吗?”

有了安神香,我总算能入睡了,可我耳旁似乎还有人说话,但不再是段心亭的声音。

“怎么睡着了还哭?”那个人低声说。

我陡然睁开眼,手也同时往旁一抓。

我捉住了一片袖子。

作者有话要说:上一章结尾段有增加点字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