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:加书求书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历史架空 >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> 第139章 春分(4)

第139章 春分(4)(1/2)

我到御前时,发现往日守在殿门外,甚至是一向在皇上跟前伺候的大太监现在都离殿门数丈远。

大太监看到我来了,堆着笑迎上来,“九皇子怎么这会子来了?陛下正在里面谈事,怕是这会子没空见九皇子。不若九皇子先去偏殿喝口热茶?”

我朝大殿看了一眼,殿门严丝合缝,一点声都没传出来。

“公公,我有急事要找父皇,还望公公帮我通传一声。”

大太监露出为难的表情,“这……这……九皇子,不是奴才不肯通传,实则是陛下不许奴才去打扰,做奴才的哪敢惹陛下的脾气。”

他说的有道理,他有他的顾及,可我也有我的担忧,“公公就帮我通传一声,若父皇问责,我一人承担。”

“哪有主子替奴才担当的,哎哟,九皇子,您啊别着急,奴才陪您去偏殿说会话……”

“江忠才,让他进来。”

殿里传来的声音让我顿了一下,皇上上次这么严厉说话,还是我跟他坦白我喜欢的是男人那回。

我心中的预感并没有出错,我一进去就被皇上用眼神剜了一眼,“这么着急见朕,有何事?”

“儿臣……”我一边回话,一边自觉不动神色地看向跪在殿中的林重檀,他背脊挺直,头微垂着,不知跪了多久。

“儿臣想跟父皇禀报一下近来寺庙庵宇的修葺情况,还有……关于这次出使北国的使臣队伍的奖赏问题。”

皇上冷冷看我,“修葺寺庙等事,既已交给你全权负责,那你就无须向朕汇报。至于奖赏,这个不是已经讨论过了吗?等你封王后,一同论赏。”

我一急大脑就容易空白,竟把之前讨论过的事情又拿出来说。我踟蹰不定,皇上像是失了耐心般摆摆手,“没事说就退下。”

“儿臣有!”我慌不择言,“儿臣想问父皇今夜去不去华阳宫用膳,儿臣想亲手做道菜。”

皇上索性不说话了,他沉眸看着我,似乎想看我还能憋出什么鬼话。我不禁又往林重檀那边看了一眼,他微微侧过脸,很轻地对我摇了下头。

他这是不让我插手的意思,可事情肯定是暴露了,要不然皇上不会是这种态度。

我思量片刻,最后跪了下去。

可我膝盖才碰到地砖,皇上就道:“你跪什么?一旁站着去。”

我不敢惹皇上更生气,只好耷拉着脑袋站起来,退到一旁。

此时,皇上将眼神落在林重檀身上,金刚眼睛不容直视,“你方才也听见了,朕这不成器的小儿子是半点事都藏不住,你倒是处之绰然,算计多,一路从北国算计到京城,你接下来还想做什么?林重檀。”

当皇上说出林重檀的名字,我虽心里猜到一二,但还是忍不住呼吸一乱。

怎么办?

这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况,既不是主动坦白,也不是在翻案之后。林重檀现在还顶着小余公子的身份,他是易容进宫,这无疑更加会引起皇上对他的猜忌。

我想替林重檀说话,但就在我之前,林重檀先一步开了口。

“回陛下,我想给我自己洗清冤屈,给我老师肃清声誉,还想请陛下允我与九皇子长相厮守。”

“你做梦!”几乎是林重檀话才落,皇上就抓起面前的茶盏狠狠一掷,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配肖想朕的儿子。乡野匹夫出身,狼子野心,你这些年隐姓埋名躲在北国,如今敢回来,是准备报当年牢狱之灾,流放之仇吗?”

这次皇上发的火远比上次对我的火更严重,若以风雨比较,我那次简直是和风细雨,这则是暴风疾雨。

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此言非虚也。

茶杯瓷片碎在林重檀跟前,其中一片从他脸颊飞蹭过,刮出血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