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:加书求书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惊悚悬疑 >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白月光 > 第97章 第九十七章

第97章 第九十七章(1/2)

柳夫人如同坠入冰窖, 恐惧将她残留的镇静一点点吞噬。

她张了张嘴,努力几次才发出声音,“陛、陛下, 不知我这两个家仆是犯了什么罪?”

陷入绝境的人, 总会心存着一丝侥幸。

萧怀衍回到御座之上,他淡淡地道:“看来姨母的记性不太好。不如先让人来说说那个香是怎么回事。”

跪伏在地上的老嬷嬷战战兢兢的从怀里掏出个油纸包,一旁的锦衣卫将那油纸包拿了过来, 将其打开里面是一些香。

老嬷嬷有些发憷,她不敢去看柳夫人, 更不敢看上座的男人。

她畏惧地道:“老奴一直都在替柳夫人保管这香。夫人平日里喜欢调香,认识了一个贩卖香料的西域商人,当时夫人因老爷极为宠爱的一个通房有了身孕很是烦恼,那位商人便跟夫人说了这香。说这个香跟安神香相仿,只是添了一样东西。那个东西使人嗜睡, 精神差, 使用的时间一长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, 损了身子以后想怀孩子也难。那时夫人一直没有身孕,不想被那个通房压一头, 更不想要庶子,于是便对那通房用了此香。果然如那西域商人所说的一样,那通房变得贪睡, 无精打采,过了些时日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流了。都觉得是她福薄,没有人觉得是香的问题。后来那通房因身子不好不能侍寝, 也失了老爷的宠爱。”

“这是夫人第一次使用这个香,便达到了目的。夫人对这香既看重又忌惮,让老奴将这香封存起来。后来, 永顺十六年,夫人再次使用了这个香。这种东西一旦沾上,又怎么能收得住手……”

老嬷嬷的声音低哑,当她一说完,厅中所有人心中惧是震悚。

看向那柳夫人的目光如同芒刺一样尖锐。

柳夫人忽然朝那张嬷嬷扑了过去,脸色扭曲的道:“污蔑,全都是污蔑,你这该死的婆子收了谁的好处要陷害于我!”

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掐那老嬷嬷的脖子。

站在一旁的裴池犹如闪电一般出手,揪住柳夫人扔到地上,同时一把绣春刀架在她的肩膀上,“柳夫人,圣驾前面还容不得你伤人。”

张嬷嬷捂着脖子咳嗽了几声,身体抖得厉害。

她知道自己是活不成了,可她还有儿子还有孙子,她为了那些人,只能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。

“继续说。”

姜蜜却朝萧怀衍看了过去,他面色看起来平静,可那双凤眸隐忍着彻骨的寒意。

张嬷嬷不敢隐瞒,她道:“永顺十六年,先帝的圣驾在徐州停留,大姑娘,也就是瑾妃娘娘许久未见家人,便接了夫人过去相聚。夫人没过多久便让老奴去拿了那香过来,那香夫人交给了竹惠。”

跪在张嬷嬷身边的那妇人听到了她的名字,打了觳觫,她胆颤心惊,“瑾妃娘娘用的香一贯是由文萍姐姐所保管。夫人让奴婢跟文萍姐姐套近乎,趁着她不注意将这掺了曼陀罗的香换了进去。”

竹惠咽了咽口水,艰难地道:“瑾妃娘娘出事后,夫人得知文萍姐姐她们拿着香去找大夫验证,担心会被查出什么来,便派人跟着,如果一旦发现了异常便要将其灭口。可恰巧有着另外一行人先动了手。后来夫人给了那位枉死的大夫遗孀一笔钱,让她带着孩子离开了徐州。往后的年月里,会有一笔钱送去洛阳。”

柳夫人闭上了眼睛,跌坐于地上。

若是眼光能够杀人,柳氏几乎是要被人千刀万剐。

文萍目眦尽裂,这么些年她东躲西藏,害怕被贵妃、德妃、姜家的人的发现踪迹,好不容易熬道了殿下登基,她跋山涉水的来到京城没有途径面圣又怕暴露身份。知道柳夫人在京城,便先去找她,想通过她求见陛下揭发姜家。

可到头来,她那么信任的人居然是害了瑾妃娘娘的凶手。

文萍哀痛到:“为什么,为什么!瑾妃娘娘待你不薄啊!她是你的亲姐姐啊!”

这句话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。

姜太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么多年的惶惶不安,都是由柳氏一手造成。

贤太妃听着这些话心里后怕不已,这些隐秘之事听到了,陛下会不会秋后算账?

柳夫人已知自己大势已去,没有退路,她默默地听着文萍的责问。

她低低的笑了起来,那声音古怪又嘶哑,柳夫人慢慢地睁开眼睛。

“为什么……我也想问一声为什么。为什么我的姐姐能够成为宠妃享尽荣华富贵,而我却只能嫁给一个五品官员,还得忍受着他一个接一个的将女人抬进来。为什么我跟姐姐一样美貌所嫁之人却如此天差地别。为什么当初家中送去选秀的是姐姐,而不是我!为什么姐姐要让我亲眼看到原来得到帝王的宠爱什么都应有尽有,所有人都阿谀奉承着。为什么先帝要给我希望,将我认错为姐姐,让我种下了贪念。”

柳夫人抬起头看向御座上的年轻帝王。

萧怀衍比先帝那时要年轻,长得更俊美,他手握天下生杀大权,有着至高的权利。

她便是冒险也要将柔儿送到皇宫之中,送到帝王的身边。

只是没想到,这成了一条死路。

柳夫人道:“陛下。我承认是我起了贪念,可我从未想过要姐姐的性命啊。我不过是,不过是想她睡的沉一点,先帝来的时候能够多跟他相处片刻。我不是有意的,也不是存心的。我更想不到贵妃和德妃会对姐姐发难设下毒计。姐姐死了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啊。我一念之差,只想着能跟姐姐回宫,怎么会害她性命。”

“住口!”姜太后怒声道。

“柳氏你口口声声说着无心,你岂会不知那香对有孕之人有害?你胆敢说自己对瑾妃腹中的孩子没有恶意?依哀家看,你莫不是想要瑾妃的孩子意外流掉,在瑾妃伤了身子之际,主动告诉瑾妃你和先帝的关系,好让瑾妃去跟先帝提让你跟着一道回宫。”

姜太后看过太多争宠的手段,柳氏的心思一猜便知。

瑾妃是死于贵妃和德妃设下的毒计,可柳氏给瑾妃用香其心也险恶,这不是区区一句无心便能带过。姜家因她换香,被迫沾了人命,这事一直都压在姜家身上。背负某害皇帝生母的罪名,姜家还能有什么活路。她为了此事不仅差点赔上性命,还逼着棠棠为了家族入宫获宠付出了那么多。

柳氏这个蛇蝎妇人竟然还妄想把换香的事情栽到姜家头上,实在恶毒至极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