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:加书求书
繁体版 简体版
顶点小说 > 惊悚悬疑 >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白月光 >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

第99章 第九十九章(1/2)

第九十九章

崔嬷嬷在姜太后和姜蜜担忧的神情中, 继续道:“娘娘,大老爷被贬为了益州知州。等过些年,兴许还能回京城了。”

从礼部侍郎贬为了益州知州。

姜太后紧紧地握住手里的佛珠, 浑浊的眼里涌上热泪。

有庆幸、有感怀、有感恩。

姜太后不敢有半分怨言,这已经是陛下格外开恩了。

姜蜜拿着帕子为姜太后拭泪,她对于这个处置很意外。

本来她和姑母猜想的一样大伯父可能夺爵革职,流放边关。

能够留着一条命就好, 不想还能有官职。

姜太后道:“益州条件虽苦了点,但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。”

姜蜜默然, 是啊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姜太后拍了拍姜蜜手, “棠棠, 如今姜家正逢巨变, 你替哀家回去看看。不知道你大伯母她们能不能受得住。也告诉她们,哀家这个身子能撑得住, 虽然没了爵位,但姜家还有个太后在宫里。让他们要稳住,不要乱了心。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姜家要受着, 要谢恩。”

姜蜜心中酸涩,她的声音有点哽咽, “好,棠棠知道。您要按时吃药, 就算胃口不好也要吃些东西。”

姜太后勉强地笑了笑, “放心吧。”

正在这时,轻雪走了进来,她福身到:“太后娘娘, 乾清宫的李福公公在外求见。”

姜太后有些疑惑,什么事情需要李福亲自过来跑一趟。

姜太后道:“快请他进来。”

很快李福走了屋内,他脸上带着笑,恭敬地道:“太后娘娘,皇上那边意思,那位魏医女的处置需问过您的意见。”

姜蜜朝李福看过去,李福笑着对她点了点头。

姜蜜和姜太后都知道魏医女曾在熏香上动过手脚。可如今也知道了,当年大伯父当年杀人灭口的大夫是她的父亲。

姜太后拨动手里的佛珠,她沉吟了片刻,缓缓地道:“把她遣送回徐州,不许她再使用任何香料,便将她放了。”

李福微微诧异,他躬身道:“遵太后娘娘懿旨。奴才回去复命了。”

李福离开后,姜太后疲倦地道:“哀家有些累了。”

姜蜜把药端过来,喂着姜太后喝了,扶着她在床上躺下。

姜蜜等姜太后睡着了从寝殿内走出来,想着刚刚姑母对魏医女的处置。

在李公公询问时,她已经猜到姑母会放了魏医女。

一来,大伯父杀她父亲在先,姜家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是有错。

二来,姑母是做给陛下看的,陛下能放过姜家让大伯父去益州做知州,给姜家留了后路。所以姑母也不想把事情做绝。

如今也算都尘埃落定了。前世笼罩的阴霾散去,往后姜家算是安稳了。

姜蜜想在出宫之前去找一下段大夫,问问他姑母现在的身体里的毒性清除的如何了。

姜蜜往给段大夫安排的住处走去,一路上都没什么宫人。

她站在虚掩的门前,正要推门而入,这时里头又道声音响起,“这回多亏贤侄你跑了这一趟。不然老夫也没能及时察觉到是朱砂的毒。”

段大夫道:“顾伯父过谦了。小侄本打算前往滇南找些药,可陛下之命难违,只好先来京城了。所幸太后这毒还未深入五脏六腑,要不然就算圣手老人家来了也没有办法。”

顾院判思索道:“依贤侄看,太后的身体能恢复往日的几成?”

段大夫摇了摇头,“不好说,到底还是损了底子,先养着看看吧。伯父,你看这新方子添这入这味药如何?”

站在门外的姜蜜露出惊疑之色,段大夫不是苏家找到的吗?怎么段大夫会说是奉了萧怀衍的命令?他又怎么会顾院判这么熟稔?

难道段大夫会来京城给姑母看病,是萧怀衍授意的?

姜蜜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这才伸手推开了门。

段大夫和顾院判看到姜蜜有些意外。

顾院判出声道:“姜姑娘怎么亲自过来了?是太后娘娘又不舒服了吗?”

姜蜜福身一礼,她摇了摇头,“姑母用了药后睡下了。我过来想问问姑母的恢复情况。”

顾院判和段大夫互看了一眼,段大夫道:“姜姑娘,太后娘娘在好转,但是伤了根底,得长期静养调理。不过姑娘放心,段某和顾院判都会为太后娘娘竭尽全力。”

姜蜜感激地道:“多谢二位,劳烦你们了。”

顾院判和段大夫齐声道:“姜姑娘言重了。”

……

姜蜜傍晚时分回到了承恩侯府。

此时承恩侯府的牌匾已被摘除,换成了姜府。

大伯父人还未回来,旨意却下了。

姜蜜被丫鬟带到了大房的正厅,她走进去看到了父亲和太太,还有大伯母、堂哥和堂姐。

承恩侯夫人,现在的陈氏见到姜蜜急切的问道:“棠棠,太后娘娘可有话让你带到?”

姜蜜点了点头,“姑母说,姜家要稳住,不管发生什么宫里还有她这个太后。还有,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姜家要谢恩。”

陈氏颓然地坐回到位子上,喃喃地道:“真的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了?”

一夜之间突遭降罪,爵位被夺,官职被贬,陈氏有些承受不住。

姜宛在陈氏身边安慰。

姜蜜从苏氏那里知道的圣旨上并未说大伯父是卷入永安十六年的事,只说了他往年办差之中出了大纰漏,遭到谪贬。

没过多久,有小厮跑过来道:“夫人,大老爷回来了。”

大厅中的人都站了起来。

只见姜青德被人扶着走了进来,他脸色青白,走起来缓慢。

陈氏看到大惊失色,以为姜青德受了刑,她哭着喊道:“老爷、老爷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姜青德将伺候的奴仆全部遣退。

他对陈氏道:“我没事。我有话要跟大家说。”

姜青德看向二房的姜青轩和姜蜜,他面有愧色,“二弟,是我对不住你们。”

姜青德忍着被刺的伤,将错杀瑾妃身边丫鬟和大夫的真相说了出来。

在场之人无不震惊。

姜青轩这才明白过来,为何长姐和兄长都死死地捂着这个秘密。

这简直是姜家的灭顶祸事啊。

陈氏面色惨白,不敢再说一句话。如今老爷被贬去益州,还是圣上开恩。

难怪太后让棠棠回来,说姜家不能怨。

陈氏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姜家出了这事,虽然得到陛下宽宏处置,可毕竟失了圣心。老爷要去益州了,二房还能留在京城,还有太后娘娘在宫里。可等到太后娘娘仙去了,那姜家兴许便再也没法起来了。她的宜姐儿刚刚订下的婚事,只怕是不成了。

……

姜蜜从大房那边回到沅芷院。

心情有些沉,她感受得到大伯父对圣上的处置的感激同时也畏惧。

父亲只怕也在犯难吧。父亲在工部本就没得重用,大伯父的被贬一定会影响到他。

而今虽然上面没有将承恩侯府收回去,却也不知道还能在这里待多久。

兴许很快姜家要分家了。

姜蜜想着事情,耳边听到小声稚嫩的猫叫声。

这不像是绵绵的声音。

姜蜜看到春回迎了上来,她问道:“是不是绵绵生了?”

春回用力地点头,“是的姑娘。绵绵生了三只小猫,这会都躺在窝里呢。”

姜蜜走了过去,看到绵绵侧躺着,它的身边有三只跟团子一样的小奶猫。一只跟绵绵一眼通体雪白,另外两只身上有黄色的斑纹。

绵绵见到姜蜜过来了,柔顺的喵了一声,她动了动自己的爪子,拨动了一下乱爬的小奶猫,像是特意给姜蜜看她生的小崽儿。

姜蜜蹲下去,摸了摸绵绵的脑袋,“绵绵辛苦了。它们都很可爱。”

绵绵伸出舌头舔了舔姜蜜的手。

姜蜜看着那三只还未睁开眼睛,却很活泼的小奶猫,她有点不敢碰,太小了,怕自己控制不好力道。

姜蜜对绵绵道:“你好好休息,我让春回给你多备些补身体的食物,多补一补,好让小家伙们都长得快些。”

小奶猫一天一个样,眼睛渐渐地能睁开了。

姜宜整天往姜蜜这让跑,过来看小奶猫。

姜宜对姜蜜说:“棠棠,你分一只给我吧,我一定好好照看的。”

姜蜜笑着道:“好啊,你问问绵绵,它愿意,我就许了。”

姜宜气呼呼地道:“绵绵能听懂?棠棠你不愿意就直说罢。”

姜蜜拉着姜宜的手,蹲着绵绵面前晃了晃,“绵绵,她想要只小猫儿,你愿意吗?”

绵绵自顾自的舔着自己的爪子,把一只要跑远的小奶猫一爪子给拢了回来。

姜宜道:“你看,它都不理你,我就说它听不懂嘛。”

姜蜜拿着一个小竹球,在绵绵面前转了转,她道:“绵绵,你还记得宁珠吗?那个很喜欢你的小丫头,这个竹球也是她给送的。她可能要去很远的地方了,会很孤独,你愿意让只小家伙陪陪她吗?”

姜宜转头看向姜蜜,她问道:“薛宁珠要离开京城吗?”

姜蜜无声地点了点头。

姜宜也沉默了。

两姐妹见绵绵没有动静,便都准备站起来。她们其实也就是说着玩的。

姜蜜刚一动,便看到绵绵翻了个身,叼住一只雪白小奶猫的后颈朝她走过来。

绵绵往前一放,姜蜜绣鞋上就软软躺着一只小奶猫。

姜蜜一动都不敢动,怕摔着小家伙。

姜宜瞪大了眼睛,她惊讶道:“它到底是听懂了还是在跟你闹着玩啊?”

姜宜一边说着又朝绵绵走过去,“绵绵,那我的呢?”

绵绵扭过头回到窝里重新趴下,把其余的两只崽子扒拉到怀里给它们舔发毛。

姜宜简直不可思议,她不满地道:“棠棠!你快看你的绵绵怎么这么偏心啊!我不管,它这窝不肯,那我等下一窝。我反正要定了。”

姜蜜这会正小心翼翼地把躺在她绣鞋上,用爪子抓着她裙子玩的小奶猫抱到手心。

这时,姜宜的丫鬟慌忙地进来,“姑娘,张家那边来人了,夫人喊你回去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